库拉乌德斯

极度恐惧网络社交,挖坑不填,慎fo。

三个詹姆(上)

梗:Sirius并没有死。人们在十年后的万圣夜发现他躺倒在波特家旧址门前,还是十年前的模样。后来他与哈利一家住在一起,并见证了小James Sirius Potter的诞生和长大。
那是他遇见的第三个James。(梗来自和哀@和哀

预警:小学生文笔,因为是鹿犬群点梗所以打了鹿犬tag,但主要是Sirius和Harry/JSP的亲情向,暗示有鹿犬,希望不要给大家带来困扰_(:з」∠)_
私心把第一次公开产粮送给弯弯 @elvendork (虽然有点送不出手),我永远喜欢她♡

(一)
        从梦中醒来,哈利眯着眼偏过头去,温热的气息拂过他的面颊,手臂有些发麻——金妮枕在上面睡熟了,穿过妻子红色长发的手指还因为刚刚梦到的场景而紧攥着,他下意识松开手,让柔软的发丝从指缝间滑落,接着小心地抽出手臂,给她掖了掖被角后轻轻地下床走出了房间。
        万圣节刚刚过去,夜里已经很冷了,他端着一杯热可可坐在壁炉旁,暖色的火光和可可散发的热气让他平静了一些。 
       他梦到了西里斯,他的教父。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
       有关西里斯的梦最早出现在三年级后的那个暑假:西里斯骑着飞天摩托从天而降,带着他离开德思礼家。那个梦终止于弗农姨夫粗鲁的敲门声,那时,即将迎来十四岁生日的他还没有从自己有一个教父这个惊喜中回过神来,也分不太清那究竟是梦境还是他内心的期待投射出的幻想,兴冲冲给西里斯写了信却在交给海德薇前又扣下,担心他看后愧疚而冲动地不顾追捕来见他(他不太愿意承认他其实对此有点期待),随即涌上一种莫名的羞耻心,再加上伤疤开始作痛,便再也不曾向他人提及。
        他也曾无数次梦到跌落帷幔的身影或他愤怒而惊愕的脸。一个念头在他的头脑中盘旋不去,阿兹卡班的那些年,西里斯有没有梦到过詹姆,他曾那么固执地认为是自己的错。(就像你一样)也许他远远低估了他的教父的勇敢。
       然后他真的梦到了阿兹卡班的西里斯,他形销骨立,比哈利印象中的任何时刻都更不像西里斯。哈利颤抖着问他冷不冷,同时感到尖锐的痛苦刺透了他的心,他听到干巴巴的声音从自己的嗓子里挤出:“他不会怪你的,他爱你。”这句话立刻消散在冰凉的空气里,他几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然而他被人揽入双臂,冰冷的手抚摸着他的后颈,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头顶,“我也是。”
        战后他不太做梦,偶尔梦到一些关于西里斯的片段,零零碎碎的,醒来便没了印象。
        而在这次梦中,他还是一个婴儿,詹姆笨拙的姿势让他时刻感到自己要掉下去,但他的爸爸丝毫没有察觉,带着张扬的笑容向西里斯炫耀,引起西里斯连连白眼并不屑地表示自己才不会蠢到把大好时光埋葬给婚姻。然而在詹姆的怂恿下,西里斯带着凝重的表情凑了过来,试探着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脸蛋,(“大脚板!不许这样!哈利还太小了!”莉莉冲着他嚷道),“哈利·詹姆·波特”他无奈地举起手退后两步,目光却黏在哈利身上,随即装腔作势地哼了一声“又是一个詹姆。”詹姆得意地把婴儿的兜帽往后扯了扯露出婴儿完整的脸,把襁褓往西里斯那个方向推了推,“得了吧宝贝儿,你会爱上他的。看他和我多像!”西里斯露出刻薄的假笑“我可怜的教子”,却格外温柔地伸手小心翼翼接过哈利——不过技术甚至不如詹姆,他太紧张了,勒得哈利有点窒息。“一个小尖头叉子”,西里斯噗嗤一声笑了。詹姆作势要上去揍他,莉莉从厨房冲出来,一边叫着“小心哈利!你们这两个无可救药的笨蛋!”一边从他们手里把哈利夺走。(谢天谢地)这个梦境有些美好得过了头,哈利贪婪地想记住所有细节,却又沉浸其中忘却了思考。
     “你该睡觉了,我的宝贝。”莉莉温柔地抱起他,他立刻觉察到这就是这个梦的终结,他本能地抗拒起来,婴儿的哭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怎么了哈利?”詹姆做出鬼脸立刻来哄他,还不忘补上一句“该不会我的儿子被大脚板这个傻瓜传染了捣蛋鬼病毒吧!”西里斯耸耸肩,“我倒是觉得你的宝贝儿子迷上我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有一个如此迷人的教父。”他低头亲了亲哈利,挑衅地瞥了一眼詹姆“何况他还是一个詹姆,你知道的,每个詹姆都为我着迷。” “呕,伙计,你可真恶心!莉莉,我可是一直都只为你着迷!” 莉莉早就见怪不怪,甚至懒得搭理他们,一边哄着哈利一边往卧室走。哈利伸长了脖子回望自己的父亲和教父,詹姆发现后惊喜地朝他飞吻。而哈利印象中最后一个画面是西里斯的脸,他没有笑,英俊的轮廓却在暖黄的光线下格外柔和,玩世不恭混合着傲慢的神情也褪去,灰色的眼睛里溢满了郑重的真诚,他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温柔的西里斯。
  
        手里的杯子已经挥发掉了最后一点热气,哈利把剩下的可可一饮而尽,看了看挂钟,已经四点半了。
他想他还可以不惊动妻子地睡一会儿,前提是不要像上次那样爬上床时笨手笨脚地压到金妮的头发——金妮自从怀孕后,睡得更加不安稳了。
此时他并不知道,四十分钟后,赫敏会风风火火地从壁炉冲进他们的房子,用一个消息炸消他最后的一点睡意。

(二)       
        詹姆·西里斯·波特入学的前夜,金妮和茉莉为了筹办了一个小规模的家庭聚会。
        泰迪踏进波特家时,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孩子们都围在沙发周围吵吵嚷嚷争论着什么。小詹姆和阿不思明显是这场争论的核心人物,詹姆以(微弱的)身高优势企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阿不思不甘示弱地瞪着他。旁边的雨果和莉莉咯咯地笑着,似乎觉得很好玩,只有罗丝一个人坐在沙发的角落捧着书,脸上带着故作成熟的无奈,又忍不住用余光观察着动向。
        热情的韦斯莱夫人一如既往地迎过来给他一个拥抱,怜爱的神情让已经成年的他有点难为情,刚狼狈地从韦斯莱夫人的怀抱解脱出来,就迎面撞上了西里斯。西里斯非常理解地拍了拍他的背,环住他的肩膀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乔治那里看看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新产品。他立刻放松下来,笑着回应说好,同时早有防备地一把抓住飞奔过来的詹姆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晚上好,小詹米。”西里斯在一旁大笑起来。
        饭后泰迪问西里斯要不要去院子里散散步,饭后的西里斯带着几份慵懒的倦意,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早就察觉到西里斯有点心不在焉,但泰迪并不打算问他,显而易见那是因为小詹姆。
        天气很好,夜空中几乎没有云层,月色皎洁,连星星都几乎不见踪迹。
        泰迪往往很乐意和西里斯独处,因为西里斯从不过分关注那些细枝末节的事,却总有办法让自己获得一些新的启发。泰迪讲起在学校发生的一些事时,西里斯哈哈大笑,也告诉他当年莱姆斯遇到过的相似的事情。泰迪时常对父辈们当年的经历吃惊又神往,他听西里斯讲marauders的往事,从中逐渐构建起对于父亲的印象,也慢慢了解了西里斯的过往。
         他父亲的挚友,他教父的教父,当年霍格沃兹的风云人物,阿兹卡班的囚徒,凤凰社的成员,还有,“死而复生”的男人。
        是的,西里斯已经死过一次,被臭名昭著的食死徒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击中跌入了神秘事务司的帷幔,这是众人早已接受的事实。
        但是有一天,他重新出现了,在2006年的万圣夜。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何在他在被认定死亡的十年后又重新出现在波特家的旧址,而且容貌一如往昔,但是一切能想到的验证方式都表明他的确是西里斯·布莱克。死而复生让这个本来已经足够传奇的男人身上又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而现在西里斯·布莱克成为了波特家的一员。西里斯是自己教父的教父,但即使是泰迪这样乖巧的孩子也很难把他当做长辈来敬畏。实际上,大多数孩子都把西里斯当做一个大朋友,尤其是小詹姆,他从小就和西里斯格外亲近。
        想到詹姆,泰迪不免有些头疼,同时暗暗庆幸自己已经毕业,不用作为学生主席来收拾这个小捣蛋鬼可能,不,一定会造成的一堆麻烦事。
         “你们原来在这里!”本应该和阿不思他们在一起的詹姆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来。他挨着西里斯坐下,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小孩子们可真幼稚。”
         泰迪忍不住大笑起来,“我可觉得连莉莉和雨果都比你成熟得多,更别说还有罗丝。”
        “梅林啊,别提罗丝了,她真没意思。”詹姆摇了摇头,“刚刚我和乔治说'我能打破西里斯当年的禁闭记录吗?',她立刻跑过来说……”詹姆捏尖了嗓子怪声怪气学小女生讲话,“詹姆,你不能这样!”然后气呼呼地和泰迪抱怨道:“要知道,她的父母当年可是和我爸一起违反过每一条校规!但你猜她怎么说?'你可真讨厌,詹姆'。”
        “你的确够讨人厌的,小詹米。”泰迪摇摇头。
        “嘿!你怎么也这么说!”詹姆不满地从背后锤了泰迪一下,“我和你打赌,他们都会喜欢我的!”
          “是是是,你可是个小波特。”泰迪不得不哭笑不得地投降。
        “而且还是波特家最酷的那个!”詹姆补充道。
        接着詹姆又展现出了他惊人的活力和热情,兴高采烈地讲了一堆他所谓的未来规划。
        “爸爸跟我保证我下次生日的时候他会把隐形衣当礼物送给我,那真是太棒了!这样我就可以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夜游而不会被抓到了。”
        “哦对,朋友,爸爸就是在学校认识了舅舅和舅妈,西里斯也是在学校认识了我的爷爷还有泰迪的爸爸,我会遇到谁呢?梅林保佑他千万别像阿不思那样讨人厌……”
        詹姆毫不掩饰对于未来的憧憬和热切,那介于孩童的天真稚气和少年的飞扬热情间的生命活力让天边的皎月都黯然失色。
        泰迪情不自禁地微笑,他偏过头去对西里斯说:“小詹米真是一个注定的格兰芬多”,却捕捉到西里斯脸上一闪而过的黯然。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小詹姆就立刻贴过去搂住了西里斯,“西里斯,到了学校我会给你写很多很多的信,一周一封怎么样?还是三天一封比较好?不过你不要告诉我妈妈,她肯定要吃醋的。”
        泰迪不免惊叹于这种孩子的敏锐,西里斯则成功被逗笑了,他大力回抱詹姆,“那可真是荣幸。”
        “詹姆,你该睡觉啦!”金妮在窗口遥遥呼唤他。
        “再过一会儿妈妈,西里斯太爱我啦他舍不得我离开他!”詹姆大声回答。
        西里斯看着他的小男孩,内心隐隐的失落感被詹姆压倒一切的活力所填充。他给他最偏爱的孩子一个晚安吻,“睡吧孩子,你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的。”
        “我会想你的。”詹姆突然收起满不在乎的笑容,“我发誓,西里斯。”他再三保证。

(三)
        哈利疲惫地放下手中最后一份文档,从今天可以准时下班这个消息中得到了一点点安慰。说实话,他有些担心西里斯。
        上周送走詹姆后,他一直有些闷闷不乐,却一直勉强自己保持常态,这让哈利更加担忧。
        金妮说,西里斯是你的教父哈利,可你总把他当作害怕寂寞的孩子,他只是一时不适应,他应付的来,你应该相信他。
        哈利发誓他比任何人都相信他的教父,但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詹姆对西里斯的意义。
        他的教父失而复得,当他得知这个消息时,内心顿时涌起的震惊与狂喜几乎淹没了理智,继而却又被浓重的悲哀所侵袭。而真正再次看到西里斯时,哈利却只想给教父一个拥抱,告诉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思念他。
        十三岁时的哈利觉得和西里斯住在一起是仅次于被父亲接走的幸福之事,这对现在的哈利来讲也是一样。西里斯真正成为了他的家人,这对他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但是对于西里斯来讲,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哈利终于下决心告诉他莱姆斯在战时去世时,西里斯表现得很冷静,他说,我猜到了。接着要求哈利告诉他所有的往事。
        战争结束了,也带走了他几乎所有的故人。雷古勒斯的真相让他一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接着他开始用冷嘲热讽掩饰他的动摇,听到贝拉的死亡时他刻薄地嘲笑了一番,而对斯内普只贡献了一声冷哼。提到彼得时,他突然沉寂了下来,目光深邃,甚至没有做出任何表情。
       所以我又错过了所有。西里斯听完一切后尖锐地开口,在我的教子最需要我的时候。哈利,你都结婚了,我竟然还错过了你的婚礼。
        “不,西里斯。我一直都需要你,现在也是。”

          重新赋予西里斯生机的是詹姆的出世。
       “他叫詹姆,詹姆·西里斯·波特。”哈利说“对我来讲,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名字了。”
         西里斯难得愣了一会儿,然后说:“又一个詹姆。”

        这是他人生的第三个詹姆。他痛失了他的第一个,重新找回了第二个,而这个孩子,他甚至不曾产生离开他的念头。

        哈利回到家时,大脚板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后院的草坪上。
        “西里斯,你还好吗?”
        西里斯甚至懒得变回人类形态,只是微微动了动耳朵。
        哈利坐在旁边抚摸着大脚板光滑的皮毛,和他说:“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生意越来越好了,乔治让我问你愿不愿意去帮忙。”
        大脚板汪了一声表示同意。
        哈利接着和他抱怨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难得毫无负担地发表着幼稚言论。
        大脚板看起来稍微有了些精神,亲昵地舔了舔哈利的脸表示安慰。
         突然一团毛球掉了下来落在大脚板的背上,原来是詹姆的小猫头鹰,它带着一个比自己体重还要巨大的包裹,看起来累得脱力了。
         “哦,詹姆……”哈利头疼地把猫头鹰解救出来,顺便拆开包裹。
         里面有给家人的几封信,给哈利的信上写了一堆没有重点发泄自己兴奋之情的废话,最后还再三叮嘱别忘了他承诺过的隐形衣。金妮和莉莉的是带音乐的漂亮卡片,而阿不思的信连信封都没有,大概是随便从哪个课本空白处撕下的一块,字迹潦草地吹嘘了自己惊险的分院历程。
         剩下的那个大盒子上则写着“给西里斯”,哈利心情复杂地摇摇头,“你可别让金妮知道,她肯定要吃醋。”
西里斯从大脚板形态转变回来,接过那个盒子,说“看来你们父子在这方面达成了共识。”
         盒子里除了信以外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的杂物,巧克力蛙卡片、奇怪的石子、分辨不出来成分的魔药、一些剪报、禁闭通知(哈利头疼地呻吟了一声)……
        西里斯眼尖地从中挑出一张,哈利也把目光转移到上面,那是72年的一期校报对詹姆·波特第一次魁地奇校队比赛中精彩表现的报导,一旁的空白处詹姆还标注了“等我的好消息”。
        “他是不是特别像我爸爸?”哈利问,溢出的骄傲中夹杂了一丝失落。
        “你爸是个自大的幼稚鬼,小詹姆可比他可爱多了。”西里斯嘟囔道,他伸手揽过哈利的肩膀“你也是,哈利。你都不知道我多为你骄傲。”

   
(待续)

还有一个下篇(。本来想写完一起发 但根据我的经验,这篇我拖了一年的点梗我再不发出来我能再拖一年🌚
争取今天把下篇码完。
另外,和哀太太的这个梗非常棒,写成这个样子全是我这个辣鸡的锅。时间拖得太久,和哀太太都忍不住自己写了这个梗,给大噶道歉(暴哭了)OTZ

评论(12)

热度(103)

  1. 废柴的我库拉乌德斯 转载了此文字